0531-58787516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531-58787516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为什么日本网络暴力屡禁不止,曾经我们也一样,不过我们走出来了
发布时间:2020-07-09 11:11

随着社交网络的普及,近年日本网络上的诽谤中伤事件越来越多,据日本总务省统计的数据上看,2019年收到报告的网络中伤事件达5198件,比2010年多了4倍以上,这还是在受害人已经被网络言论攻击到忍无可忍受到实际伤害的情况下才做出的举报反击,实际上被诽谤中伤的受害者的人数可能是已知的几倍甚至好几十倍,而就在前段时间,日本年仅22岁的摔跤选手木村花就因为网络言论的攻击之下,不得不自杀以证清白,并引起社会的极大反响。

在日本因为网络中伤事件被逮捕的人也是不少的,可就是无法对这类事情进行遏制,反而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趋势,对此,日本政府也邀请了各方面的专家,进行了专家会议,对于此类问题的发生,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也总结了几个原因。

很多人就会放心大胆的做出平常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在网络上也是一样的。很多人都觉得在网上说几句,又不可能找得到我,就对平常看不过眼的东西随便攻击,而从来不去想所做的将会产生什么后果。

在社交网络上,人们很容易找到很多跟自己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大家对各自的兴趣爱好分享自己的想法与成果,可是当兴趣爱好不健康的时候,这些人就足以成为危害社会的一份子。在这个有着共同不健康爱好的集团里面,里面的人互相被认同,互相夸奖。当某个人的诽谤中伤引起重大反响时,反而会在这个集团里面受到尊敬,大家都向他学习,因此说更过分的话,中伤更多的人成为这些人乐此不疲的目标。

媒体的作用应该把发生的事情报道出来,让民众知道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保持正面传导。正常情况下,媒体在报道的时候是不能加入自己的感情,不能加入自己的看法,维持中立性原则。可是呢,现实中日本的媒体都是分派系的,在一些有争议性的事件里面,他们报道出来的文章,都是偏向对自己派系有利的结论,从而引导民众的思维,操纵舆论等。每个媒体下面都有一批他们的忠实拥护者,当这些媒体报道某件事情,并带有一些恶意的情况下,下面的拥护者就开始替媒体攻击这些报道对象,造成本来就乱的网络环境更加混乱。

日本人生活的压力大,是全世界所共知的,连英语里面的karaoshi这个词都是日语“过劳死”的读音直接拿过来用。来自生活的,工作上的压力,总得有发泄的方式,正常人喝酒聊天,或者去夜市里面找点乐子,这些不愉快过了也就过了。但是这些都是需要花钱的地方,有压力又没钱那怎么办呢,在网络上诽谤中伤成为了他们不用花钱又可以解压的一种方式。

在日本,明星艺人、政治家等被言论攻击的次数最多,因为每个公众人物都有各自的粉丝群,当这些人跟另一个同样身份的人有发生一些冲突或者不愉快的时候,下面的粉丝就会开始攻击敌对对象。还有一种情况是这些人做出让自己的粉丝失望的事情的时候,就会被自己的粉丝群攻击。比如最近日本的人气女优绫濑跟韩国人交往,就得罪了很多粉丝而被攻击。

肯定是有的,但是抓捕的前提是,已经引起重大事件的发生,而大部分情况,在没有严重社会案件发生的情况下,想进行抓捕,从法律上是非常困难的,而社交网络运营商以保护个人信息来由,很多时候拒绝公开发布不良言论的用户。

日本的法律里面有个《运营商责任限制法》,里面指出,在发生明显的权利侵犯的时候,运营商必须公开个人信息,而个人被诽谤中伤的时候,要求运营商公开个人信息,往往会被运营商以“未造成明显权利侵犯”为由而拒绝公开个人信息。即使是警察也拿这些运营商没有办法,因为它们有法律依据,因此个人用户在遭受到诽谤中伤后,即使通过律师,收集到证据,要求运营商公开信息的时候,证据的审核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就算最后公开了个人信息,因为日本的各个社交网络并没有采取实名制,得到的往往只是一个IP地址,还要拿着这个IP地址到移动通信运营商进行实施诽谤人的真实地址查找。

这个过程又是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等找到人了,开始通过律师对其发起诉讼,一轮轮法院开庭下来,最终可能要花一年多的时间。这里面花费的不单单是时间,还有庞大的诉讼费用,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一步。但是因为受前段时间摔跤选手木村花因网络的诽谤中伤而自杀的事件影响,日本议会现在在讨论着改变《运营商责任限制法》。但是一方面要保证个人信息隐私的保密,一方面又要保证出现类似言论攻击情况的时候,让施害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要从这里面找出妥协点,估计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讨论。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3-2020 济南海青净水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51462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