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58787516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531-58787516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疫情下恐现金流吃紧 机构抢发上百亿元消费金融ABS
发布时间:2020-03-18 13:28

继捷信打响开年第一枪后,消费金融ABS迎来一波发行小热潮。据不完全统计,2020以来,已有多家机构发行个人消费贷款类ABS,发行方除银行、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外,还包括蚂蚁、小米、京东、360金融等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发行量超185亿元。有分析人士指出,消费金融ABS走热背后,一是受疫情影响,部分机构因放贷款未能及时收回,现金流吃紧因此需新增融资;第二则是复工使得贷款需求旺盛,因此机构发行ABS,也是在为新一轮放款做准备。

鼠年金融科技公司首单ABS引发关注。2月28日,由360金融发行的互联网消费金融ABS产品“天淇-360金融3期信托收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于深交所正式挂牌,该期规模为5亿元。

据悉,这也是360金融三个月内第二次发行ABS,已获得中金公司、招商证券、中投证券、西部证券多家机构的认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2019年,360金融在沪、深交易所共获批100亿元的储架发行额度。自2019年2月首次试水以来,360金融ABS发行脚步便不断加快。其中,下半年,360金融在上交所和深交所进行了多次产品发行,半年累计发行规模近30亿元。

2020年以来,金融科技公司ABS发行热度不减。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360金融外,包括蚂蚁、京东、小米小贷均在新年有所动作。

其中,由蚂蚁小贷发起的ABS仍占据着消费金融ABS发行的半壁江山。根据资产证券化分析网显示, 2020年开年,蚂蚁小贷已发行5单个人消费贷ABS,其中4单发行额20亿元,另有1单发行额30亿,发行总额共达110亿元,优先级发行利率为3.5%至3.85%之间,相较2019年一季度40亿元的发行金额,发行规模大幅上升,利率小幅下降。

从发行利率来看,2020年消费金融ABS优先级证券利率普遍在3.5%左右,其中,利率最高的为小米发行的“小米035A”,达4.2%,相较此前发行的“小米031A”产品,利率略微上行;利率最低的则为京东发行的“20京东白条ABN002优先A级”,仅为3.2%。

除了互联网巨头热衷外,作为消费金融持牌军,早在1月,捷信便打响了消费金融ABS开年第一枪。

2020年1月7日,捷信2020年首期个人消费贷款ABS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25亿元。根据发行说明,其优先 A 档17亿元和优先B档2.3亿元以簿记建档的方式发行,次级档5.7亿元全部由发起机构自持。

从资产情况来看,捷信该期所对应的标的资产池为动态资产池,初始资产池涉及捷信金融 590308笔个人消费贷款,截至初始起算日的未偿本金余额为25亿元,初始入池贷款单笔最大未偿本金余额为5.06万元。

另在发行利率方面,根据捷信ABS产品优先A档利率变化来看,捷信2020年首期ABS产品中“20捷赢1A”为4.19%,相较“19捷赢4A”、“19捷赢3A”、“19捷赢2A”整体小幅下降,但相较2019年首期发行的“19捷赢1A”的3.80%利率有所上升。

另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除了捷信发行新一期ABS外,马上消费金融也已启动2020年第一期ABS销售工作,预计不久后便将披露有关动作。此前的2019年11月,马上消费金融首单最大规模ABS曾引业内关注,该期发行总额为20.9亿元,入池资产贷款消费用途包括美容、数码产品、家用电器和国内教育等。马上消费金融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未来,ABS将成为马上金融多元化融资的重要渠道,将进行常态化运作。

截至目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包括中银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兴业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9家公司被获准开展ABS业务。其中,海尔消费金融和招联消费金融虽获批准但仍未有实质业务开展。

2019年11月,苏宁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均发行了首单消费金融ABS产品,消费金融ABS发行主体持续扩容。

东方金诚研究报告指出,随着更多消费金融公司业务期限年满三年达到银行间消费金融ABS发行资质,预计消费金融ABS将成为更多消费金融主体的融资方式之一。不过,仍需警惕居民债务负担重等因素导致产品违约率和损失率继续走高的风险。

近两年来,消费金融ABS的发行逐渐升温,除了持牌消金机构外,头部小额贷款公司、金融科技公司等也不断获准入场至ABS发行队伍中。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从2020年开年这一波的发行情况看,一方面,2019年以来消费金融ABS不断被验证,投资者认同度比较好。另一方面,这几家发行ABS的消费金融机构,都是以往发行过ABS的,ABS发行机构也还是比较集中。

2020年开年ABS发行走热,除了机构自身融资需求外,还包括疫情的影响。正如麻袋研究院研究员黄彦称,此次疫情之下,餐饮、零售、旅游等多个行业受冲击,由于疫情导致的债务人死亡、患病治疗或隔离,进一步减弱了债务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从而影响着ABS资产池现金流回款。

“一是受疫情影响,很多机构部分放出去的借款未能及时收回,在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下需新增融资;第二则是复工在即,很多中小微企业贷款需求旺盛,因此持牌机构发行ABS,除了缓解自身资金压力,也是在为新一轮放款做准备。”黄彦进一步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会传导到金融市场,此次ABS走热背后,仍应注意产品背后风险。在于百程看来,依赖于线下消费金融场景在疫情期间受到较大影响,使得大量中小企业面临经营困难,进一步对部分人群收入产生一定影响。消费金融行业的客群也面临阶段性现金流或偿债能力下降,各类机构信贷资产质量下滑,逾期率将会阶段性上升。如果消费金融机构对风险把控不力,有可能出现经营性风险。

不过,长期来看,因市场对消费信贷类资产的认同度比较高,且获得ABS发行资格的消费金融机构也在增长,因此,业内预测将ABS作为融资方式的机构占比在2020年仍有上升空间。于百程称,一般来说,机构是否发行ABS以及发行多少,跟两方面有关,一是自身的资金来源渠道和资金紧张度有关,如果有较好的资金来源渠道,或者资金比较充裕,也不一定要发行ABS。第二是和资产质量以及机构的认同度有关,如果优势不高,可能ABS融资成本也不低,此种情况下,发行ABS并不一定是最好选择。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3-2020 济南海青净水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51462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