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58787516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531-58787516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俄航天局长在SpaceX的载人发射中历史性地称起了体重
发布时间:2020-07-02 02:56

2020年5月31日,美国宇航局宇航员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乘坐SpaceX的载人龙飞船接近国际空间站。(图片:NASA)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cosmos)负责人发表了一篇长篇评论文章,表达了他对 SpaceX 公司近期向国际空间站(ISS)发射 Demo-2的复杂感受。

Dmitry Rogozin的论文可以在Rocosmos的网站上找到,该论文早前也在《福布斯》上发表,在论文中他提到了俄罗斯未来的太空计划,因为美国将其大部分载人的机会移回了美国本土。

Demo-2可能是许多美国商业载人航天飞机中的第一个。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太空舱以及波音的星际飞船最终将在很大程度上取代自2011年航天飞机退役以来美国宇航局宇航员一直很依赖俄罗斯“联盟”号的任务。

2014年,Rogozin在推特上发表了著名的言论,他表示,俄罗斯的克里米亚行动导致其受到了美国的制裁,美国宇航员不需要联盟号,用一个蹦床就可以飞上太空。

5月30日,Demo-2发射后不久,SpaceX的创立人兼CEO Elon Musk 引用了这个讽刺的说法,他说,“蹦床正在起作用!”Rogozin起先在推特上表示他很喜欢Musk讲的笑话,并且期待同他在将来合作。但最近发表的评论文章显示,Rogozin对于如何将宇航员送上太空,以及国际太空合作的框架还有更多看法。

Rogozin说,俄罗斯宇航员被邀请加入联盟号,这是因为美国航天飞机计划“由于其巨额成本和不容忽视的高失败率”被取消了。

在过去,每个NASA的航天飞船一次最多可以搭载8个人,但一般来说7个人才是更常见的人员配置。俄罗斯的联盟号可以容纳3个人。从1981年到2011年,航天飞机计划总共完成了135次任务,其中有2次任务以悲剧收场:1986年1月,挑战者号在发射升空后不久爆炸,以及2003年2月,哥伦比亚号在重返大气层时解体。这两次失败分别导致了7名宇航员死亡。联盟号任务中,苏联(俄罗斯的前身)分别在1967年和1971年损失了4名宇航员。自那之后,俄罗斯再也没有过航天飞行器失事,但仍有故障发生。

最近,一艘俄罗斯联盟号飞船在2018年10月出现故障,随后两名机组成员,美国航天局航天员Nick Hague 和宇航员Alexey Ovchinin离开时均未受到严重伤害。经过调查,解决了这个问题,并进行了几次无人火箭飞行试验来测试修复状况,国际空间站联盟决定继续进行下一次“联盟”号载人发射任务,这次发射于2018年12月顺利进行。

Rogozin在评论文章中写道:“在载人航天飞行中,随着人们乘坐航天器进入太空,评估这些技术的可靠性是关键,因为这意味着能否确保宇航员的安全。因此,关闭[航天飞机]是一项可预测并且具有强制性的措施,因为美国已经失去了两名宇航员。在载人宇宙航天学中,早已发生过一些灾难和紧急事件,但是没有一个是一次带走这么多人的。”

Rogozin说,今天搭载宇航员的俄联盟号MS宇宙飞船是世界上最可靠的宇宙飞船,它成功飞行173次,并在1975,1983,2018年三次中止飞行,使宇航员安全弹出。运载宇宙飞船的联盟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1900多次。美国的工程师尚未做到这样,我衷心祝他们好运。

Rogozin又说,NASA曾疯狂地寻找代替航天飞机的解决办法。在2003年哥伦比亚发生了重大事故的17年后,这个计划终于开始了。2004年,布什在任期内,宣布航天飞机将会退役。

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在与其他公司竞争几轮后,商业航天代替计划在2014年和SpaceX与波音公司签订合同后成形。然而商业航天交通的第一次发射,由于技术和资金的问题而被搁浅了几年,又在今年的5月30号随着Demo-2任务重启。

在商业航天发展的同时,NASA再次实施对太阳系进一步探索的计划。在小布什时期的星座计划期间,NASA和承包商Lockheed Martin合作,发展深空猎户座乘员舱。

即使NASA的勘探重点在其他政府的领导下几次转移,猎户座号也一直发展到今天-从月球到火星星座计划(布什期间)到深太空某处的“灵活目的地”(奥巴马期间)再到月球。猎户座号在2014年绕地球进行了一次非常成功的无人试飞,预计将最早于2021年发射一次(延迟已久的)无人环月之旅。作为NASA深空计划的关键,这次登月任务将标志着NASA的太空发射系统巨型舱的首次亮相。

Rogozin写道:“巨额资金被分配用来同时制造三艘载人飞船,订单主要给了几家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 (Orion moon spacecraft)、SpaceX公司(Crew Dragon) 和波音公司(Starliner)。”他进一步补充说,美国政府的“慷慨”使得SpaceX公司能够“免费”获得NASA的发射台、建造Crew Dragon的合同,以及“NASA供养的技术基础和最优秀的工程人才”。

2014年,SpaceX从NASA收到了建造“龙”号机组的合同,价值2.6亿美元,这份合同是SpaceX和NASA签订其他开发合同后授予的。

Rogozin找到了“龙”飞船和俄罗斯大型项目的成本之间的一些相似之处,这些项目包括未来的登月飞船和最终用来发射俄罗斯宇航员的相对较新的沃斯托尼航天站。(俄罗斯宇航员目前在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发射升空)

Rogozin写道:分配给Elon Musk的预算资金比俄罗斯宇航局和俄罗斯能源研究中心(RSC Energia)为了开发更复杂的俄罗斯登月航天器‘Oryol’(鹰状)所签订合同的资金还要多三倍。

另外,东方港发射场比这个所谓的私人航天器便宜2.5倍-还要考虑到该发射场目前正在阿穆尔河泰加林带地区建设中,距莫斯科8小时航程,并且没有必要的劳动力,建筑机械以及物流中心等等一切,我们都需要从远东地区运输来或者就地建造。

俄罗斯航天局局长认为,美国人”为他们的航天完全依赖于俄罗斯联盟号的稳定性这件事深感担忧“,联盟号已经在这九年内将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员们送入了太空。他说,那些航天器的发射都是“全面、高质量的”。

他还谈到,俄罗斯会为所有空间站合作伙伴去继续推进人类太空计划,同时也会因顾及国际合作伙伴的利益而削减俄罗斯的人员和实验空间(可能是为让美国人和像欧洲人那些拥有美国市场的人在联盟号中有一席之地)。Rogozin说:“美国人大可不必使用蹦床,我们会继续将他们的宇航员如风一般送入太空。“

Rogozin并未提及18年的联盟号航天器空气泄露事件,虽然他的确影射了成员的失误。他曾说俄罗斯的成员在那次失败后被嘲,而他们在推进太空计划的进展中所做的贡献也不被认可。

他也没有谈及俄罗斯进步号货舱的稳定性,该货舱为宇航员提供至关重要的补给。在过去十年中,有几个进步号的任务宣告失败,因此人们对俄罗斯联盟号火箭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

这里还有一个关于联盟号座舱价格的暗喻,这是NASA和议会之间多年未解决的棘手问题。Rogozin称每个航员座位的价格是实在的价格,这个价格在这十年来持续增长,NASA依靠这些座位送人进入宇宙。Rogozin告诉我们,目前一个联盟号的座位价格估计有9千万美元,龙飞船的座位大约在5千5百万美元。但是他说他仍然认为联盟号更好。

说道。他补充道发射龙飞船的火箭(SpaceX Falcon 9)或是发射星航线的火箭(a United Launch Alliance Atlas V)都比发射联盟号所需要的重。联盟号使用中等重量的Soyuz-2.1a rocket火箭。他给出这种比较的证据:俄罗斯发射后的剩下的比美国发射后的多。

“对发射价格和维护价格感到困惑的人是被市场框住了思维。” Rogozin说,“因此,我坚持认为联盟号MS宇宙飞船搭配Soyuz-2.1a运载火箭曾经是今后也会保持不变,无论我们的竞争对说什么。”

随着美国的航天计划逐渐商业化,Rogozin还透露了未来俄罗斯航天计划的相关消息。他指出,俄罗斯有着悠久的太空探索历史。例如1961年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我们在航天领域依然占有主导地位”,他还补充道,相比波音,马斯克的飞行对俄罗斯的打击还要小,“这场战争是他们的事,与我们无关”。

Rogozin还重点强调了一些俄罗斯的举措,包括了:“继续完善联盟号和建造更多新的先进的宇宙飞船。”

就美国的商业载人模式,罗戈津提出了俄罗斯未来的太空趋势。他历数了俄罗斯悠久的太空历史;例如,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在1961年成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我们仍然占主导地位,”罗戈津补充说,他说马斯克的飞行是对波音的轻微打击,而不是对俄罗斯。“这场战争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他说。

罗戈津强调了俄罗斯的目前计划,包括:继续改进联盟号,建造“新的、更先进的航天器”。

●继续推进更环保的安加拉火箭的开发,他表示,此前由于土地使用议项搁置,该项目被推迟。他承诺在2022年之前建造一个“国家航天中心建筑群”,并为俄罗斯火箭工程师建造一个“现代化、最先进的工程中心”。他说,安加拉火箭将于2023年从东方港发射升空,届时将取代2025年因环境问题而被禁用的质子号火箭。

找到更多的方法来保持在该行业中竞争力,罗戈津说道,一个巨大的成功便是缩短了飞往国际空间站的时间,近期的进步号货运飞船可以在三小时内到达国际空间站(跟以往相比)。他说道,保持竞争力的方法,包括发射安吉拉,继续研制诸如甲烷动力的引擎和可供外太空使用的核动力引擎等技术,研制一种轻型的两级联盟号宇宙飞船并于2023年进行测试,以及研制一款超重量级推进器,以期在奥廖尔用载人宇宙飞船将未来的宇航员发射升空。他说,奥廖尔将于2023年进行太空飞行测试并与2025年开始飞往国际空间站。

建造的新国际空间站太空舱,将命名为诺卡,港口舱(也称为乌兹洛沃伊)和科学能源舱,

它们将增加俄罗斯空间站一侧的科学实验能力。罗戈津说,这些太空舱将有助于“增强俄罗斯在军事上的独立”。

正在进行的其他任务和项目,军事方面 :扩大东方港发射中心的发射能力工程,预计于2021年飞向月球的月球25号发射任务,建造并发射月球轨道器和登月舱进行进一步的月球探测,以及更新运行于地球轨道上的全球导航卫星系统。

人”的承诺。罗戈津补充道:正在全国内流行的冠状病毒已经展示出了罗斯科莫斯公司的哪些工作人员可以持续进行远程工作。

着眼于近期的“轮廓”项目,包括火箭制造,卫星建造,地面空间基础设施和科学,罗戈津补充道:为了保持在这项新项目的投标中他们的竞争精神,罗斯科莫斯将保留独立的设计部和工程中心。他还承诺要加大技术转让,其中一部分是通过建立联合技术合作中心。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3-2020 济南海青净水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51462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