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58787516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531-58787516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让传统文化活起来:乐山文化遗产保护侧记
发布时间:2020-06-17 20:01

六月,初夏。高标山东麓,老霄顶下,掩映在葱郁树木中的乐山文庙,历经岁月沧桑岿然屹立。脊兽端坐檐角,飞檐斜插云天,泮池残荷清骨,散发出浓郁的文化气息。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一地斑驳。如六月骄阳一般,这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乐山文庙维修保护和活化利用工程自3月10日正式复工后,施工方一手抓实抓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手着力推动维修工程有序进行。

乐山文庙,旧称嘉定府文庙,始建于唐武德年间(618-626),明天顺八年(1464)三迁建于城西北老霄顶东麓,距今已有500多年。抗战时期,曾为武汉大学内迁旧址,为第一校舍、总办公处、图书馆、印刷所所在地。1991年,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乐山文庙古建筑群(含老霄顶建筑群)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的乐山文庙,占地面积约1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3600平方米,为清康熙年间(公元1662-1722年)重建。有泮池、棂星门、贤关、圣域、名宦祠、乡贤祠、东西庑殿、尊经阁、崇文阁、大成殿、崇圣祠等建筑。群体建筑中的典型建筑为大成殿,系单檐歇山式屋顶,屋面覆盖琉璃筒瓦,鳌角飞翘,庄严古雅。左右庑殿系单檐歇山式,穿斗木结构。

“作为中国儒家思想文化的传播地,中华民族坚韧不屈、浴血抗战的庇护所,乐山文庙承载着万千学子的情感记忆,丰富氤氲了城市文脉内涵,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乐山市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胡方平说,同时,作为我国古代官式建筑的典范杰作,嘉州儿女尊孔朝圣、崇文重教的文化殿堂,乐山文庙具有重要的科学艺术价值。它是研究我国古代风水文化的典型样本,具有重要的建筑环境生态科学价值。乐山文庙所代表的儒家文化,是中华文化之根、民族精神之源、地域书香之魂,具有重要的社会教育价值。

2019年9月,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乐山文庙迁建555周年,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在国家、省文物局大力支持下,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严格按照《乐山文庙维修保护设计方案》,正式启动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乐山文庙首次全面维修保护和活化利用工程。

据了解,此次文庙大修工程,投入资金1500余万元,工期一年。工程范围包括文庙棂星门、大成殿、崇圣祠、乡贤祠等建筑以及庙内院落共15个单项。按照最小干预、最大保护、保存现状、恢复原状的修缮原则,排除病害,使文庙保持原有的生态状况,在浓厚的儒家文化的基石上,呈现出一个全新的文化旅游胜地。此次大修严格按照“不改变原状”和“四原”(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原则,通过修缮排除病害,保存乐山文庙的历史信息,营造庄严典雅的人文空间。

“修缮过程中,市文物保护研究所严格遵循文物维修原则和设计方案,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跟审单位紧密配合,科学组织施工,加强跟踪审计,合理评估造价,做到‘六个务必’。”胡方平表示,“六个务必”包括务必注重保留文庙建筑的各种建筑特征;务必注重施工中的过程勘察;务必注重关键隐蔽部位发挥专家的指导作用;务必注重修复工艺的还原、配件选择和严格工程管理;务必注重项目实施过程各种资料的留存;务必注重施工现场的消防、安防巡查、文明施工与环境管理,确保工程顺利推进。

截至5月,文庙维修工程已完成总工程量的一半以上,包括大成殿、大成门、南北庑殿、礼乐器房屋面修缮及室内木结构修缮,正有序推进尊经崇文二阁、名宦乡贤二祠、泮池泮桥、圣域贤关维修和漆饰工作。目前正抓紧时间赶工期,力争在9月份前全部完成。

未来文庙陈列展示,将在传承文物建筑价值基础上,结合乐山城市文脉与文庙历史特色,按照区域功能划分,以祀孔朝圣为重点,以武大西迁乐山办学为亮点,以文化传播为方向,以故事体验为特色,融文化传承、研学旅游、文创开发、城市名片于一体,通过春秋大祭、开笔礼、成人礼、孔子讲堂、武大学堂、铎社志愿者服务、“六艺”研习拓展等丰富多彩的仪式活动,充分发挥文庙的历史文物价值和社会教育功能,把文庙打造成我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地和儒家文化传播中心。

与乐山文庙相毗邻的老霄顶古建筑群,位于高标山上,它承载了无数乐山人的记忆和情愫,是千年古嘉州的城市地标建筑,见证了乐山城市的发展和变迁,也历经了岁月沧桑。

1962年、1985年、1993年、2003年以及汶川地震后,曾先后对万寿观、万景楼、灵官楼进行过五次修缮。但此后又经历了多年的风吹日晒雨淋,及“4·20”芦山地震的影响,在岁月的侵蚀下,老霄顶古建筑群产生安全隐患。

2017年2月起,为保护珍贵文物资源,乐山投资3000余万元对老霄顶文物古建筑进行修缮。修缮中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律法规和古建筑维修技术规范,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按照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要求,对老霄顶古建筑采取现状整修、局部加固、排除病害、补配损伤和遗失构件,恢复局部建筑原貌等措施进行修缮。

2018年春节期间,修缮完成的乐山老霄顶文化公园重装开园,开园仪式上举行了隆重的撞钟祈福和揭碑仪式,让这个昔日乐山中心城区最高处再现荣光。

“乐山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悠久的历史和璀璨的文化让我们拥有丰富的文化遗存。”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新中国成立后,乐山在城市建设中融入文化传承,在发展的同时以宜居和保护为要点,使得乐山既有现代都市的繁华又有千年厚重的古朴。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源自文化遗产日,从2006年开始,是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文化遗产凝结着古人的智慧与情感,承载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生生不息、赓续不绝的厚重基因。它们是历史的见证、文明的标志,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也是民族的根与魂。

“文化遗产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据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文物科相关负责人介绍,物质文化遗产是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文物,包括不可移动文物与可移动文物,以及在建筑式样、分布均匀或与环境景色结合方面,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历史文化名城(街区、村镇)等。

乐山历史悠久文化璀璨,文化遗存丰富,全市有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2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1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处、国家历史文化名镇1处、省级历史文化名镇2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311处。全市经省文物局正式备案的10家博物馆中,国有馆藏文物有12000余件。

单从文物方面来说,我市文物保护单位数量与全省各市州相比处于中上游位置,“国保”总数居全省第7位,且我市12处“国保”中包含了18个点。文物类型也多种多样,涵盖了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及石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等类型。文化特色鲜明,形成了以“四大佛教名山”峨眉山和“世界第一大佛”乐山大佛为代表的名山、名佛文化,以嘉州古城墙“城堤合一”和“刊山为城”为特点的名城文化,以文豪郭沫若故居为依托的名人文化。乐山博物馆中的馆藏文物也独具特色、藏品丰富。

“这些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是乐山历史的实物见证,是乐山文化的精神根脉,是社会文明的深厚滋养,也是乐山的‘金色名片’。” 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文物科科长曾纯净说。

乐山先后于2007年4月至2011年12月、2012年10月至2016年12月,开展了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和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盘清了文物家底,建立了文物档案,掌握了文物保存状况,为保护利用工作奠定了基础。去年,全市完成了国保、省保、市县保本体构成核定,对文物普查点进行调查、核对和评估,按程序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点,建立了全市文物资源总目录。

近年来,我市按照文物保护工作方针,切实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推进文物合理利用,完成了峨眉山-乐山大佛世界遗产保护规划、10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部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编制工作;编制完成了《老城区历史文化遗址保护挖掘暨老城区重点片区详细城市设计》方案。积极争取国家和省级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先后完成万年寺、犍为文庙、老霄顶、沙湾郭沫若故居等古建筑修缮工程;完成乐山大佛左侧危岩整治、乐山大佛胸腹部开裂残损区域排险加固工程、乐山大佛世界遗产监测预警体系建设和大庙飞来殿环境整治工程等保护工程;组织开展挂图作战--乐山老城区历史文化遗址保护挖掘项目,选取较为成熟的七个点位进行改造建设。同时加强文物安全巡查整改,督促整改检查中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切实把文物安全防范工作落到实处。

近年来,乐山积极探索“文物+”保护利用新路径。以“文物+公园”形式,美化人居环境。依托乐山文庙、老霄顶,创建成为首批四川省重点公园;依托白岩山崖墓,建成白岩竹溪文化公园。以“文物+活动”形式,丰富市民生活。开展武汉大学西迁乐山80周年纪念展,举办纪念故宫文物南迁乐山80周年活动。以“文物+产业”形式,服务经济发展。开展“战时故宫文物南迁国家记忆(遗址)公园”建设,推动高新区文化产业园区发展。

同时,地方性法规不断完善。市人大开展了《乐山市文物保护条例》和世界遗产保护的立法调研。从立项提出、调研起草到公布实施,历时两年有余研究制定的《乐山大佛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峨眉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简称《条例》)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制定《条例》,是为保护峨眉山、乐山大佛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量身打造的地方性法规,也是首次由设区的市对世界双遗产保护进行的专门立法。通过地方立法,将峨眉山、乐山大佛世界双遗产的保护和管理纳入法治轨道,确立具有针对性、可操作性的保护措施和刚性制度约束,严格保护世界遗产的原真性和完整性,进一步加强了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建设。

夹江年画、嘉州刺绣、峨眉武术、井研农民画、小凉山彝族刺绣、峨眉佛教音乐、嘉阳河川剧艺术、民间狮舞……相比物质文化遗产的有形、可感知,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感官也可知,但它最重要的元素,即非物质部分,却是无形的。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无形的、不可重复的历史遗存和文化记忆。”记者从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非物质文化遗产科获悉,乐山自2006年开始启动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以来,目前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4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36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名录88项,遍布乐山11个区县。

通过近年来的发掘、整理和研究,乐山非物质文化遗产地域特点和文化特色明显。首先表现在其丰富性和多样性。乐山自然资源丰富,全市共有41个民族成份,汉、彝、回、苗是世居民族,以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共12.8万人。多民族特点决定了乐山非遗的丰富多彩,国家规范的十大类非遗种类,在乐山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名录。乐山悠久厚重的文化积淀也决定了民间民俗文化的丰厚,表现出非遗的多样性。国家级和省级非遗名录占整个非遗(市级以上)53%,说明乐山非遗的分量和质量达到相当的水平。

另一方面,彝族非遗数量可观。彝族在乐山是一支主要的少数民族,他们的文化体现了原始性和独特性,尤其在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民俗等具有文化性的领域表现突出。

“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表现了乐山人民丰富的想象力和精湛的技艺,折射了乐山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追求,是乐山人审美习惯的‘活’的显现,是嘉州文化的重要瑰宝。”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它是世世代代的嘉州人民,用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创造财富的佐证,是乐山人民劳动成果的积淀,也是乐山人民个性的文化显现和集体记忆。

冯骥才先生曾说:越是快速发展的时候,文化产业对社会影响越大,对整个社会文明提升的作用越大,文化从来不是流水线能够打造出来的,文化要靠时间和心灵悉心酿造,是一代代人共同的精神成果,是自然积淀而成的。

与物质文化遗产相比,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延续更多依靠个人的力量,容易出现传承链的中断。某些领域或项目往往因传承人的死亡而走向衰亡,不经意之中就会消失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部分领域,如口头文学、表演艺术、手工技艺、民间知识等,一般是由传承人口传心授而得以代代传递、延续和发展。在这些领域里,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者。”业内人士表示,非遗的保护与传承,归根结底要落实到每一个传承人。

“非遗保护的关键是传承。”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只有不断提高传承水平,才能增强非遗的表现力和吸引力,维护和拓展非遗的生存与发展空间,鼓励和吸引更多的人加入传承行列,实现可持续的非遗保护。非遗是以人为核心、以生活为载体的活态传承实践。非遗的生命在生活。另一方面,让传统文化活起来,是非遗传承和发展的出路所在,也是一种积极的提示。活在过去,注定会被时间所掩盖,唯有创新和激活内在的力量,才会获得重生。

乐山非遗项目众多,仅列入市级、省级、国家级的非遗项目就令人眼花缭乱,何况还有众多未被挖掘整理的非遗项目。相关人士认为,科学地整合非遗项目,打造一桌乐山非遗满汉全席,亟需各地文化部门做好相关田野考察,将濒临灭绝,或者亟待挖掘重现的非遗项目保护好,传承好,在获得第一手资料的同时,把非遗工作的前期抢救性工作落到实处。既要舍得投入人力物力,还要以智慧将非遗带入一条由文化而市场的持续性发展之路。

“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是一项系统性工程,要注重生产性保护。也就是说,要通过生产、销售等方式,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转化为能产生效益的产品,才能真正让它在社会发展中立足。”在市文化广播电视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看来,深入挖掘非遗项目的多重价值,发挥其在文化传承、文化创新、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以及对外文化交流方面的积极作用,在保持本真特点和核心技术工艺的前提下,探索资源合理利用,将其积极融入到乐山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乐山非遗将更具活力,进一步为文化产业和旅游业发展作贡献。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3-2020 济南海青净水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51462号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