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58787516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531-58787516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产品知识 >
生计与规则:货拉拉货车司机,游走在边缘
发布时间:2021-03-10 21:34

  全现在

  作者:庞礴、崔頔

  “如果在车里全程录音录像会让我觉得很没有隐私”,一位货拉拉司机说,但他承认,平台逐渐变成滴滴,或许是必然的方向。

  “湖南女生从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发生后的最近几日,事发地曲苑路上亮起了路灯,但拐上曲苑路之前,百米之外的林语路依然漆黑一片,晚上9点以后更是人车稀少。事发地数百米之外,就是周某春所在的小区,步行不到十分钟。

  2020年2月6日晚,23岁的车莎莎通过货拉拉平台叫到了周某春的小面包车,从长沙市天一美庭公寓搬家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其间,周某春三次偏离导航路线。此前采访中,车莎莎的叔叔对媒体称,“旺龙路、佳园路、曲苑路那附近晚上路灯都基本没有,有的路段在夜里甚至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平台推荐路线与事发地相距甚远,而事发地为一处无路灯的小路。(图源:网络)

  但另一方面,多位司机告诉全现在,由于系统时常推荐拥堵路线,按照导航行驶往往不是最佳选项,例如推荐路线里的枫林三路与西二环的交叉路口临近汽车西站,就算不是交通高峰也常有堵车。

  走访中,全现在发现,无论行车路线还是收费、车贴、行为规范以及客源,货车司机们都有较大的自主权。但由于这一次悲剧的发生,如今这些自主权会逐步受限。

  在事发近20天后的2月23日,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消息称,司机周某春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事拘留。2月24日上午,货拉拉平台公开道歉,称平台存在明显问题,安全预警缺失,产品安全功能不完善等,并公布了进一步的整改计划,包括全程强制录音、车内车外全程监控、对路线偏航和长时间停留进行提前预警等。

  01

  生计

  “他这个人,就是蛮老实的”,案件引发关注后,认识周某春的一位货拉拉司机在本地司机的大群里提了一句。

  “老实”几乎是每个认识周某春的人会使用的评价。据触电新闻2月23日报道,周某春的父亲接受采访时称,“我的儿子很老实的,没和别人吵过架,没犯过罪,他只读了初中,以前是做厨师的,他脾气好啊,我儿子我还是知道的。”

  大约五年前,周某春在长沙市某小区里开着一家大约70平米的餐馆——这是农民拆迁安置房小区。一楼基本都用来做门面,开着快递站、外卖餐馆和废品站、小卖店。周某春自己既做老板,也当厨师,餐馆主做外卖,没请服务员。

  最近几天,事发的曲苑路上开着路灯,但百米之外的林语路依然漆黑一片。

  房东夫妇就住在同一单元的三楼,他们对周某春唯一的印象是“脾气蛮好,说到哪里做到哪里”,和妻子、女儿一起住在店里,从来没有拖欠过每月两千多块的房租。约5年以前,周某春买了房子,关掉餐馆,离开了这个小区,搬去两公里外的新家。

  相隔十几米,附近一家废品站的老板偶尔会和周某春打个招呼。

  他告诉全现在,对方是个“很和善,很老实,矮矮胖胖的中年人”。两个人交往不多,但周某春成为货车司机后,偶尔会拖废品来卖。他的白色面包车上贴着“拉货就用货拉拉”的红色贴纸。最近一次是去年秋天,他拖了一车电子板,废品站老板给了他50块。周某春当时告诉他,开货车比饭馆要好一些,“每天能有几百块”。

  对司机们来说,开货车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走访中,几位司机告诉全现在,在长沙做货车司机,每天差不多能有500元左右的收入。相比于滴滴司机来说,这是一份不算忙碌的工作,司机徐文强称,自己每天工作12个小时,如果没有活儿,就在电脑城或者建材城附近的停车场里等着接单,顺便休息一会——如果开滴滴,他需要一刻不停地奔波在路上,每天要起码多工作两个小时。

  除性别以外,很难讲货车司机们有什么共性。“司机们各有各的故事,背景复杂得很。”徐文强说,他曾在县城的客车站里开长途车,当同一路线的长途车从2辆变成5辆,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

  至于他的同行,有创业失败的前二手手机店老板;有不甘心在工厂里赚一个月四五千块的前工人;也有一些是前滴滴司机。

  在货拉拉官网上的“专业服务”一栏,明确写到有“经过严格培训和考核的认证司机”。但据多位司机透露,成为货拉拉司机门槛并不高。“货拉拉准备干,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需要办什么证件么?”在一个货拉拉司机交流群里,有司机问道。“准备一部车,一千押金,一个车贴,一个会员费,”另一个人回复。

  周某春的小面包车(图源为车莎莎家属的微博,如今该微博已清空)

  至于所谓的“严格培训”,有司机告诉全现在,这是在线下进行,为期一个下午的培训。城市的培训点里,司机们需要观看一段总部统一制定的视频,包含对安全提醒,服务标准以及接单时的注意事项。

  搬家之外,运送年货和花卉、送大型宠物狗去医院,高峰期打不到滴滴的人也会叫货拉拉。

  司机李连告诉全现在,他送过一位油画画家,车厢里装了两幅两米长的油画,“本来以为画家是清新脱俗的人,没想到他聊了一路搞培训的事。还抠门,最后结账的时候,我帮忙搬了东西,他还不愿意加钱”。根据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此前还有货拉拉在深圳运送过走私电脑,在广州运送过制毒原料。

  按照货拉拉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7月,公司全平台(中国及海外)月活司机48万。城市里,越来越多的面包货车、卡车、厢式货车上贴上货拉拉的红色贴纸。这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即货拉拉司机是如同网约车司机一样的全职工作。但其实,货拉拉平台不过是司机们维持生计的来源之一——他们需要通过自己的朋友圈获得其它拉货机会。

  随着货拉拉扩张,平台显得更加僧多粥少。司机赵庆国向全现在展示了自己拍下的一小段视频——一小块停车场地,满满停了6辆贴着货拉拉标贴的面包车,“1张单10多个人抢,哪有那么多货让送?”他反问。

  此时,司机圈子里的资源就显得更加重要。如果有大公司搬迁或是超市有大批货物运送,司机们就会在同行圈子里分享消息,合作运送。这些小圈子往往在同乡里形成,例如在长沙岳麓区的司机圈子里,“益阳帮”就颇有名气。

  02

  规则

  拿松散的货拉拉司机群体和滴滴司机做对比,两者要遵循的规则显然不在一个量级上——尽管货拉拉声称“按照里程、车型计费,收费有标准”,但对货拉拉司机来说,绕路、加价;绕过平台联系乘客;接不搬家、只出行的单,这些规则外的行为十分常见。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货车不能载客,司机在搬货上车之后也需要上传车厢照片到系统中——但货拉拉司机们总是在车上备着一个口袋、箱子或者背包,一旦有空手的乘客,就把包放在空荡荡的车厢里,作出有货运送的假象。

  按照规则,货拉拉是预付费,计费方式是按照地图显示的公里数,但系统给出的预估价往往不高。从天一美庭出发前往梅溪湖步步高公寓的8公里,货拉拉的报价是39元,不会随行程时间和公里数调整,而滴滴快车的预估价是29元——但货车司机有40分钟无偿等待的时间。

  2020年10月12日,北京,工作人员正在往货拉拉货运车上装货。(图源:cfp)

  一单无论公里数长短,都是同样的价格,这也就意味着,司机们有更强的动机绕路。更何况“不熟悉长沙的人会按照导航,但对熟悉长沙的司机来说,堵车路段哪儿还能按导航走?”一位长沙司机说,有几次,导航为他推荐了十分狭窄的巷子,面包车根本无法通过,后来他就很少严格按照导航路线了。另一位司机则透露,除此之外,平台规划的路线也规避不了限高、限行等情况,未按照平台规定路线出行,并不会被惩罚或者扣分,“安全送到就行”。

  搬运费也是一样。在订单页面,乘客可以附加购买搬运服务。如果选择平台标准价格,对于小面包车来说,就是10元的基础费用加3元一层的楼梯费用;如果乘客还要搬运20公斤以上的大件货物,则是每件28元,多一层楼再加3元。

  而司机们普遍认为,这种计价方式未免过低。前些天,李连为一个五口之家搬家,小面包车里塞了5个装得满满的蛇皮袋,还有零零碎碎的小袋子。7层楼,他一个人搬了十几趟,而客人只给了90元搬运费。他试探地问能不能加一些搬运费,对方表示,“我已经付过钱了”。

  乘客们也有不少压价方式,“货主装货,等两个小时都很正常,超时等候费货主说不给了就不给了。”赵庆国说。由于楼层数不一样,东西重量、大小都不一样,搬运费更是难以统一,但对货拉拉司机们来说,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系统的搬运费定价低得不能接受。对货拉拉系统来说,司机自主定价,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联系乘客并不是不可接受的。在搬运费加价的页面上,乘客可以选择“和司机商议定价”,而确认订单的页面上也写着,“若产生高速费/搬运费/停车费等额外费用,需另行支付”。

  与此对应的,是接连不断的加价负面新闻。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针对货拉拉的投诉共3267条,用户反映较多的就是加价问题。2020年1月,一位打算从深圳机场出发的乘客投诉,司机一接到单就称到达地是禁区,会有交通违章,需要先交1900元的违章押金给他。2020年5月,有网友爆料称,不到两公里的车程,司机开价5000元。随后货拉拉官方微博发出声明称,违规司机已被平台封号并清退,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

  03

  制衡

  在货拉拉平台,对司机最重要的制衡标准是行为分。

  赵庆国透露,行为分可增可减。按照平台规定,违规分为四个级别,不同违规等级对应扣除不同的分数。每个司机有100分的起平分,不同分数会有不同的优惠或限制。如80-100分,提现3天到账;60-80分,提现延迟15天;60以下延迟30天;再低就要封号。至于加分,只有客户评价一种途径。

  货拉拉平台的行为分说明。

  货拉拉规定,只有做上4单全部获得好评才能加1分。赵庆国告诉全现在,客户不给好评无法加分,大多数情况下,客户“基本上懒得点”。而一旦发生客户取消订单的情况,司机的行为分会被扣除5分。

  眼看分数被一口再扣,司机们也找到了赚分的办法。赵庆国会去平台申诉,平台给他发一个学习视频,看完后可以加两分。

  但也有司机不满足于这样的赚分方式,根据《蓝鲸财经》2020年7月的报道,现在已经有黑产为货拉拉司机提供刷分服务,300元就能刷到满分,拒单率刷到0,准点准点率刷到100%,评分刷到5分,直接处于满分状态,并且保证没有任何封号危险,只需要一晚上就可以做到。在百度货拉拉贴吧里,偶尔也有刷分的广告贴出现——但这些广告贴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删除。

  车莎莎的意外离世让司机们明显感觉,平台的监管会全面严格起来。

  这反倒让让一部分司机有了安全感。赵庆国告诉全现在,货拉拉平台对司机身份有核验,但对客户并没有要求。他曾经接过一单,晚上11点多,在货主跟车的情况下,去一个荒地拉机器。即使作为男性,他也害怕“碰到抢劫”。

  但更多司机则在担心,最初吸引他们进入货车司机行业的自由或许正在逐步丧失。“如果在车里全程录音录像会让我觉得很没有隐私”,李连说,但他承认,平台逐渐变成滴滴,或许是必然的方向。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3-2020 济南海青净水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7051462号 技术支持: